新西兰华人阿丹的故事:日子在天堂的“地狱”里

新西兰华人阿丹的故事:日子在天堂的“地狱”里


(新西兰天维网)

  中国侨网2月18日电 据新西兰天维网报导 ,“黑”下来的人,一般是指因种种原因,在海外逾期居留的人。因为 失掉 了“合法身份”,这些人往往会淡出人们的视野 。但是 ,就像在大雾充满 的森林中失掉 方向的人,想找到一束光一样,待在异国他乡无依无靠的每一个“黑”着的人,可能都想找到一条出路。身在新西兰的华人网友“爱情荒芜一片 (阿丹) ”就是一个这样的人。

  与大大都 不肯 意让别人 知道的“黑户”不同,阿丹“一反常态”,在网络发帖标明 了自己“黑”着的身份,写下了他的故事。

  “我就是那样一个人,站在你的不远处,轻轻 对着你笑。”

  2014年5月,已在新西兰“黑”了两年多的阿丹,用“逃亡者2014”的名字写下来这篇《逃亡者手记——匿伏 在新西兰的日子》。2015年9月8日,他将此篇文章发布在论坛上。

  帖子的最初 ,阿丹好像旁观者一样云淡风轻地讲述着自己的故事,“你可以叫我‘丹’,或者其它什么名字。没有关系,因为我常常 变换名字。我就是那样一个人,站在你的不远处,轻轻 对着你笑。”

  许多人跟帖,对他的故事体现 出了稠密 的爱好 ,“像风一样的男人 ,清新而奥秘 。你的故事,我想继续看下去”。

  帖子就这样断断续续更新着,一个“黑户”的样貌也逐渐明晰 起来....。.

  两次“新”缘

  2002年,阿丹曾来新西兰读书,当时因为 言语 不通,一个人孑立 寂寞,耐不住性质 的阿丹住了不到半年,便摈弃学业回到了中国,“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失误”。

  回国后,阿丹在一家瓷砖进出口公司当起了出售 主管 ,这一工作就是十年。

  这十年中,虽然日子 在中国,但是 新西兰却成为一个无法抹去的纪念,用阿丹的话说,就是“无数次梦中回到了新西兰”。

 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样,此生 必定要交集的,无非推迟十年,拗不过命运。

  2012年,阿丹终于有机遇 以旅游签再次来到新西兰。

  把一个月的旅游签延期了三个月后,一家华人公司为他提供了市场主管 的工作,并准备资料向移民局提交了工作签证请求 。

  阿丹期望 可以 永远留在新西兰。

  半年后他收到了移民局发来的“不是新西兰本地不可或缺的劳动力为由”的否决书,他准备好了资料进行了第一次上诉,一年今后 也以失败告终,并且驳回第二次上诉的机遇 。

  “黑”着也要留下来

  “我的初衷是过来就混入茫茫人海,隐姓埋名打黑工一辈子,堵截 和所有人的联络 。十年前我现已 错过一次,懊悔 了十年。这一次我不能再错了,再难也要走下去。”

  通过 三天的酌量 ,看着新西兰的一草一木,碧海蓝天,想到在新西兰日子 困难 时收到的各种朋友的协助 撑持,阿丹说,我要在这个天堂日子 下去。

  “我开始打黑工,困难 生计 ,忍气吞声,忍辱负重。刚开始的时分 ,一天靠一块钱的面包果腹,没有钱交房租就睡在车里。”

  即便 这样,因为 阿丹没有合法身份,意味着他不能合法打工和交税,他只能做最廉价的工作,水泥工、餐厅洗碗工、前台款待 员、司机、送返等等。常常 四点钟起来,深夜 才回到租房中。这样一周才干 拿到200元的酬劳 。

  这些苦都不是最难的,关于 祖国家人的顾虑 才是他最难的坎。

  年迈的爸爸妈妈 关于 阿丹的逾期居留既架空 又无法 ,一方面期望 他能在新西兰得到想要的日子 ,一方面又不撑持他没有合法身份。

  这几年中,阿丹只跟家里坚持 着弱小 的联络 。

  直到2014年,阿丹的母亲胃穿孔,要做一次大手术。阿丹犹豫了,是否摈弃这几年在的新西兰的努力返回中国,永诀 新西兰。

  一位在新西兰协助 过他很多次 的老大哥知道了这件事,安慰阿丹说“心到了,就好了”。这句话点醒了他,也是通过这次事情,阿丹更坚决 了要留在新西兰的心。

  日子 在天堂里的“地狱”

  2015年9月,阿丹在文章中讲述了自己这几年来的精力 日子 。

  “新西兰的蜜与奶,新西兰的草与花,都是我最爱的”。但是 这其实不 能让阿丹忘掉 ,他在天堂却如在“地狱”。

  作为一个“黑”户,在精力 上、日子 上对阿丹来讲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,每次有大型活动或者集会 ,他都不敢参加,只能远远的看着;到了奥克兰这么久,他也简直 不怎么喝酒,因为怕酒驾被差人 抓到……

  最窘迫的就是2013年过年的那段日子。